您当前的位置: 长沙合同律师 > 律师文集 > 买卖合同 >正文

千万富翁迷恋六合彩诈骗百万 落网时讨饭过活

来源:长沙合同律师 网址:http://www.lawcsht.com/ 时间:2017-01-25 15:01:49

 此路不通

  他的“奔驰”轿车曾是三明永安市街头的一道风景,他出手阔绰,请人吃顿饭单烟酒就要5000多元。据说他名下的家产多达千万元。

  然而他堕落了,迷恋上了地下博彩———六合彩,他不停投注,最多一次投注30多万元。

  因为赌六合彩,他不但卖掉了自己的宾馆,欺骗朋友,还走上了诈骗的道路。9月20日,他因涉嫌利用合同诈骗100多万元,被永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一间店铺重复卖

  最早向警方报案的是6月9日,一位姓蔡的老板来到永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。去年5月25日,蔡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房地产商洪某,之后,洪与蔡签订了“房屋买卖合同”,将位于永安市南大路天安小区底层3、4号底层店面卖给蔡,等到蔡某想去办理一些过户手续时,才发现这两间店面在此前已被洪某卖给他人,眼看要损失20万元的蔡某立即报警。

  随后,又有多名受害者带着“房屋买卖合同”和洪某收到现金后亲笔书写的收条到经侦大队报案。

  另一位受害者王某说,去年,他到永安市区的含笑宾馆找洪,洽谈购买天安小区三号楼9号、10号二间店面。

  洪非常热情,说:“我与你外甥是老朋友,看在老朋友份上,我低价卖给你二间店面。”说罢,双方便签了合同,王当场把20万元交给洪,洪打了收条。钱到手后,洪又问:“我还有一间店面,你要不要?”王当初算了一下,价格的确比较低,以为可以从中挣到一笔钱,便说:“要,你稍等一下,我回去拿钱。”

  不久,王又交给洪10万元,洪收到钱后,又打了收条。答应过半个月后,就办过户手续。眼看半个月过去了,王有时打电话催,有时到他办公室催办过户手续,洪不是关掉手机,就是推托说忙,一直到去年底,过户手续还没有办。一打听,才知道洪已去向不明。原来这3间店面,其中一间洪已向银行办理了抵押贷款,另外两间已重复卖给其他人,直到洪落网后,王才知道洪诈骗的真相。

千万富翁发家史

  随着报案人数的不断增加,涉嫌诈骗的“大老板”洪某慢慢进入了警方的视线,他在永安当地可是一个大名人。

  据一永安居民介绍,2002年12月8日,永安传出一条爆炸新闻:在当天的含笑宾馆整体拍卖大会上,洪某以900万元的最高应价,竞拍到永安含笑宾馆整体(含土地使用权1021.02平方米及其他地面附着物)。一名知情的当地官员说,一份由永安市国土资源局出具的《永安市含笑宾馆整体拍卖成交确认书》,从侧面体现了洪大老板的实力和辉煌。

  不仅如此,洪某还拥有华胜公寓和天合小区共54套商品房和底层约1200平方米的店面,按市场价算,至少值数百万元。

  洪某今年42岁,初中毕业后,就进入永安市粮食局工作。25岁那年,他辞职下海,先是搞运输,1999年开始涉足房地产开发。知情人士介绍,“大约从那个时候开始,永安市的地价开始飙升,房地产市场的飞跃发展,带动了房地产开发行业的暴利,洪某的腰包也慢慢鼓了起来”。

  而一名和洪某有过生意往来的商人回忆说,洪某给人的印象是热情好客,潇洒大方。

  此时,永安市居民的眼中,经常可以看到一辆尾号为688奔驰轿车在城里招摇过市,特别显目,不仅因为该“大奔”是红颜色,车牌号有两个8字,还因为在永安这样一个县级市,能拥有自家轿车已属不易,何况是“大奔”。汽车、财富、高档消费场所,洪老板该有的都有了,该享受的也享受到了。

  洪某的资产有多少?在记者采访时,听到了多种版本,“据说花900万元买宾馆,他是付现金”;而更多的人则说他的资产可能超过千万。曾经被邀请出席洪某的一次饭局的一位知情人说,那一席酒超过万元,山中爬的,天上飞的,海里游的,应有尽有,仅洋酒和高档烟就支出5000多元。

落网时讨饭过活

  等民警前往寻找洪某时,发现他已消失了。

  6月26日,永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长廖宏辉报请局领导批准后,决定对洪某立案侦查,并把他列入网上追逃的犯罪嫌疑人。

  经查,洪某是今年1月4日在永安消失,开始他的逃亡生活的。根据相关线索,警方发现他先到了福州,后又潜逃到厦门。

  8月17日下午6时40分,永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办案民警在厦门警方的配合下,在厦门一家小饭店门口,把犯罪嫌疑人洪某抓获。办案民警问:“你晚饭吃了没有?”洪答:“刚吃过,是向饭店要来的剩饭剩菜。”他还告诉民警,他的身上仅剩下24元钱。

  不仅如此,洪某还交代说,从今年年初从永安逃到外地后,连春节回家过年都不敢,平日靠捡破烂为生。有时睡在车站候车室,有时躲在他人屋檐下,当年千万富翁的气派,荡然无存。

  洪某落网后,他的合同诈骗的真面目也暴露无遗。

  据洪某交代,最早开始诈骗是在2004年5月24日,洪以11万元的价格将其开发的天安小区底层11号店面卖给范某等三人。2005年5月18日,洪隐瞒11号店面已卖掉的事实,又与王某签订房屋买卖合同,骗取王某10万元现金。

  经查,洪某采用空手套白狼和瞒天过海的手段,前后诈骗10余人,合同诈骗金额达104.6万元。

  而受害者直到被骗后,仍这么说,“大家都说他很有钱,是个成功的大老板,谁知道他会下此手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
六合彩扭曲灵魂

  知情人士介绍说,成功竞拍含笑宾馆是洪某的人生分界线,在这之前,他一心一意创业,其间所经历的艰苦令人钦佩。拥有含笑宾馆之后,他的豪华办公室就设在宾馆里。

  据说,此时的洪大老板,人缘极好,办公室里常常是高朋满座,有的是来洽谈生意,有的是来取经请教的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他迷上了六合彩,两位知情人说,洪某买六合彩不计后果,简直就是疯狂!最少也有一两万元,有时10多万元,最多一次投注30多万元。

  而最正常的情况是,他基本都是输钱,金钱投入了一个见不到底的深渊。

  洪某说,六合彩不仅没有让他一夜暴富带来好运,反而使他陷入经济危机。2005年,他把含笑宾馆转卖掉。即使这样,他也没有金盆洗手,而是越陷越深,一边狂赌六合彩,一边开始实施合同诈骗,在犯罪道路上一步一步陷入不能自拔的深渊。

  不仅如此,为了筹赌资,他对十多年的老朋友下套陷害。

  洪的一位老朋友说,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他就多方关照过患病的洪某,可以说,“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关系”。2005年8月17日,为了筹措赌资,洪向另一人借了20万元的高利贷,还找他担保,他当时觉得洪某这人做事能让人放心;虽然这个时候,他的名声开始不大好,“但我又觉得他总不会连10多年的朋友都骗吧”。

  在喝酒的时候,他最终在借条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为洪某的高利贷进行担保。

  “我最后不得不帮他还钱,并四处去找他”,洪某的这位朋友说,他前后到了福州三次,到厦门二次,就是为了找他还钱,可每次洪某都说,钱准备好了,等他赶过去时,洪某又消失了。

  随后,他不得不将洪某告上法庭,可至今还不见洪某还钱。本报记者 郑建彬通讯员 纪瑞如 冯敏

  

您需要什么样的帮助?

请拨打法律咨询热线 15364060848

周后有

周后有